湖南桃江县一镇财政所干部“雁过拔毛”被判刑

  办案检察官研究讨论案情 

  借走朋友在信用社办的卡,然后将卡添加至财政补贴一卡通操作系统,再对补贴数据进行篡改——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原副所长陈刚,就是通过这些招数,将国家惠农补贴资金共77万余元打进其实际控制的卡中,从而实现“雁过拔毛”。 

  日前,经桃江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陈刚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同时判处其违法所得77万余元上缴国库。 

  篡改数据欺上瞒下 

  1980年3月出生的陈刚,大学文化,在乡镇财政所岗位上已工作16年,2013年4月开始任桃花江镇财政所副所长、信息员。天天和钱打交道的他发现了一个生财之道:只要篡改虚增补贴数据,再经过一系列运作,就能让国家惠农资金落入自己的腰包。 

  从2014年4月至2016年1月,在桃花江镇财政补贴一卡通操作系统中,陈刚用其账号通过篡改补贴对象数据信息、虚增惠农资金补贴对象数据信息等手段,先后21次非法占有国家惠农补贴资金共计77万余元。 

  陈刚的不法行为之所以被发现,因一次审计。在对桃江县主要领导的离任经济责任审计中,审计部门发现桃花江镇有冒用赵某清、昌某两人名义冒领生态补助的犯罪线索。 

  赵某清、昌某两人均系陈刚的朋友。据赵某清的证言证实,他与陈刚系同学关系。2013年的一天,陈刚找到赵某清,询问有没有信用社的卡,借用一下。“陈刚讲私人有用,不会惹麻烦。我就拿了一张信用社的卡给他。”赵某清的户籍在桃花江镇,家里没有田、没有山,他一直没有领取任何惠农补贴。用同样的办法,陈刚也拿走了朋友昌某名下的一张卡。 

  2014年4月,陈刚在该镇财政补贴一卡通操作系统中用其自己的账号,先将一个已经失效的补贴对象的信息,修改为其朋友昌某的信息。之后,陈刚将昌某在信用社开的卡,添加到一卡通操作系统中。陈刚利用相同的手法,将赵某清的银行卡信息也添加到了一卡通操作系统中。 

  2014年4月21日,陈刚将“种粮直接补贴”1552.5元添加至昌某的名下。经过相关部门审批后,这笔钱进入了昌某的卡中。而这张卡其实就在陈刚的手中。昌某对补贴之事并不知情。 

  陈刚是如何将惠农补贴资金添加至其控制的账户?据相关部门此前通报,陈刚对发放给农户的惠农补贴资金金额“稍作修改”,然后“雁过拔毛”。即在财政补贴一卡通操作系统中,陈刚对部分农业、林业等补贴数据进行篡改后,将克扣的补贴资金,利用其登记、管理惠农资金补贴信息的职务便利,转入了昌某、赵某清两人的账户。 

  为掩人耳目,陈刚在进行信息公示时,将未“拔毛”前的原始数据打印公示。公示期过后,将“拔毛”后的发放数据上报给县财政局信息中心,再由银行将补贴资金打到农户的补贴卡上。 

  以上述“种粮直接补贴”1552.5元为例,这笔补贴共涉及155户,平均每户“拔毛”10.02元。陈刚每次“拔毛”的户数和金额也不一样。例如,在2015年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发放中,陈刚共修改21779户补贴资金的数据,克扣资金12万余元,平均每户“拔毛”5.52元。 

  贪污惠农资金77万 

  陈刚非法占有的国家惠农资金种类,包括种粮直接补贴、对种粮农民农资综合直接补贴、双季稻补贴、晚稻良种补贴、油菜良种补贴、补发晚稻良种补贴、森林生态公益林补贴、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双季、补贴晚稻、城镇低保等。 

  据纪检部门通报,为了不引起注意,陈刚在每笔惠农补贴资金中扣除的数额少,但扣除的笔数多、户数多。陈刚共冒领21994户农户的各项补贴共计77万余元,平均每笔12.5元,最少的一笔为1.45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从2014年4月至2016年1月,陈刚在担任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副所长期间,利用自己负责登记、管理该镇财政补贴系统中惠农资金补贴信息的职务便利,在该镇财政补贴一卡通操作系统中用其自己账号通过篡改补贴对象数据信息、虚增惠农资金补贴对象数据信息的手段,先后21次非法占有国家惠农资金共计77万余元,用于个人挥霍。案发后,陈刚自动投案,退还全部赃款。 

  法院认为,陈刚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冒领,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案发后,陈刚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陈刚属具备“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法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刚违法所得的财物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根据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惠农资金监管有漏洞 

  为何陈刚非法占有惠农资金长达两年没被发现?现在桃花江镇是否采取措施预防类似问题再出现?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